新闻中心
德隆身后事之一:新疆租赁重组转身

德隆身后事之一:新疆租赁重组转身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2008年04月12日

金新大厦位于乌鲁木齐繁华市区的民主路40号,新疆证监局、新疆工商联、上海浦东发展银行等机构都驻扎于此。没有人会想到这是一栋未建设完的楼,事实上这栋楼目前仍没有竣工证、产权证。

实际上,金新大厦是德隆集团规划建设的一栋写字楼,但未等到竣工德隆危机就爆发了,原本规划为32层的写字楼最  后只完工了10层。

德隆危机爆发留下的难题不仅仅是这一栋楼,还包括在楼里的两个“德隆系”的金融机构——金新信托与新疆金融租赁有限公司。目前,金新信托处置仍未结束,而新疆租赁则引入了长城资产管理公司(下称“长城公司”)作为重组方,于2007年11月21日,重组成功,更名为新疆长城金融租赁有限公司(下称“长城 金融租赁”),并于2008年2月19日正式复业。

新疆金融租赁是德隆最早进入的金融机构,也是德隆借助金融机构大规模吸收资金的开始,新疆金融租赁的重组成功意味着德隆金融资产的处置取得了突破性进展。

约9亿被德隆挪用

新疆租赁原为“新疆金新租赁有限公司”,于1993年5月经中国人民银行新疆分行批准设立,注册资本金5500万元,由中国人民银行新疆分行、中国工商银行新疆分行、乌鲁木齐市人民政府、新疆财政厅、自治区经委下属的经济实体共同投资成立的非银行金融机构。

1995年,为了支持新疆地方经济的发展,解决新疆金新租赁有限公司遗留的债务,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新疆人行的支持下,并根据中国人民银行关于金融机构与其所创办的经济实体脱钩的要求,1996年2月“新疆金融租赁有限公司”注册成立。

借此,德隆第一次进入了新疆租赁,当时入股700万元,占股12.73%。随后新疆租赁经过了两次增资扩股,到2002年注册资本金达到了5.19亿元。德隆通过控制沈阳合金、新疆三维矿业、新疆屯河投资等企业,又置换旗下公司的出资,最终控股新疆金融租赁。

长城金融租赁副董事长、总经理贺晓初介绍,在公司早期新疆租赁在飞机租赁、医疗设备租赁、电信电讯器材租赁方面做得有声有色,经营额最高年份曾达到20亿元,一度成为全国同行业的佼佼者。特别是对电信行业的租赁业务在全国租赁行业中的规模较大,并形成了较为成熟的融资租赁运营模式。

贺晓初介绍,当时新疆租赁的账面总资产约为18.59亿(未审数)。新疆金融租赁停业整顿工作组委托中介机构进行了清产核资,发现新疆租赁的资产有不少水分,“比如应收账款,其中有三年以上的应收账款,会计上应该作为零处理了”。

对账务进行审计清查后,截止到2006年6月30日,新疆租赁总资产仅为4.28亿元,确认新疆租赁的债权余额为14.7亿元,算下来已经严重资不抵债。

毫无疑问,正是德隆的进入直接导致了新疆租赁的资不抵债。贺晓初介绍,在长城公司对新疆租赁进行尽职调查中,发现的最大问题就是抽逃资金。

“自从德隆进入了新疆金融租赁后,租赁业务基本都作为了融资手段。”贺晓初表示,德隆进来以后,纯粹将新疆租赁当作圈钱的工具。事实上,尽职调查发现新疆租赁通过贷款、虚假融资等方式形成的资产都基本上被德隆系公司挪用了。原新疆租赁原有15亿的资产中,被抽逃的这一部分占到总资产的63%,约为9亿。

尽职调查发现的另一个问题是,德隆进入后的管理混乱造成了新疆租赁的大量坏账。贺晓初介绍,坏账包括未能收回的应收租赁款、逾期贷款。长城金融租赁承接了原新疆租赁的资产负债,其截止到3月底的资产负债表显示,应收租赁款为9.1亿元,逾期贷款亦达到了1.62亿元。

14.7亿元的债务,加上5.19亿元的资本金,扣除所剩的4.28亿资产,新疆租赁在德隆危机中共约有15.61亿元的资产灰飞烟灭。

重组三大条件

2005年初,根据国务院关于“德隆”风险处置的总体安排,中国银监会授权新疆银监局,发布了《关于新疆金融租赁有限公司停业整顿的公告》,并责令其自2005年2月24日起停业整顿。同时,中国银监会委托华融资产管理公司组成停业整顿工作组,进驻原新疆金融租赁,负责其停业整顿工作。

而2005年,长城公司收购了新疆工行的不良资产包,普遍认为工行是德隆的最大债权人。新疆工行资产包包括了在新疆租赁的2.9亿债权,是新疆工行对新疆租赁的贷款,新疆租赁将这些资金挪作他用。

在新疆租赁的债权人中,机构债权人50多家,委托理财、委托存款的,贷款的各种形式都有,以机构自然人名义进行理财和委托存款的有80多人。通过承接新疆工行在新疆租赁中的债权,长城公司成为了新疆租赁的最大单一债权人,占新疆租赁全部债权的18.24%。

2005年8月,在停业整顿工作组的主持下,原新疆金融租赁有限公司召开了第一次债权人大会。经全体与会债权人投票表决,一致同意实施重组。根据这一表决结果,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防范和处置“德隆危机”协调领导小组提出了重组原新疆金融租赁有限公司的指导性意见,并多方积极寻找重组方。鉴于原新疆金融租赁有限公司前期经营的惨痛教训,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府尤其希望具有金融背景的国有企业介入其重组。

对于重组,有关方面提出了三个要求,即新疆租赁原有资本金归零,机构自然人债务兑付85%,普通债权人的债务兑付30%。贺晓初详细解释了兑付比例确定的过程,即在原有总资产中先按85%的比例兑付机构自然人债务,然后根据清产核资结果,剩余资产与机构债权数的比例即为普通债权的偿付比例,约为21%。新疆区政府最终将普通债权兑付比例提高到了30%,长城公司也做了一定的让步。

贺晓初介绍,长城公司首先提出了一个提升不良资产价值的重组方案。即以长城公司在新疆租赁的2.9亿债权,再加上工商银行新疆资产包中的好资产,二者经过评估后作价5.19亿元,作为资本金注入新公司。

但是在与上级主管部门沟通时,认为直接用现金注入比较透明化和公开化,从而可以减少重组带来的负面效应。长城公司最终确定了以注入5.19亿现金的方式重组新疆租赁。

2006年8月,长城公司确定方案后正式向新疆区政府、原新疆金融租赁有限公司停业整顿工作组提交了对该公司实施重组的申请。同年12月,新疆区政府、原新疆金融租赁有限公司停业整顿工作组初步确定中国长城资产管理公司为该公司唯一重组方。

进入重组后,最大的难题无疑是说服原新疆租赁的股东和债权人接受重组方案。贺晓初坦言,这是重组工作中的最大难点,“股东们原来投入的资本金全部都要归零,普通债权人偿债比例变成了30%,这些他们都很难接受的”。

首先需要经过原新疆租赁股东方的同意。由于原新疆租赁已经被华融公司托管了,长城公司争取到了华融公司的支持,新疆区政府更是做了大量的工作。

而在债权人方面,原新疆租赁最大的债权人群体是新疆各地的农村信用社,33家农村信用社在原新疆租赁中拥有7.58亿的债权。长城公司确定了先与新疆农信社联社谈判的方案,因为在新疆联社同意后,再加上长城原有的2.9亿债权,即可满足债权人大会三分之二的通过条件。

最终,2007年3月间,中国长城资产管理公司积极协助该公司停业整顿工作组召开了第二次债权人大会及2007年度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通过了《关于对公司普通债务实施债务和解的议案》、《关于向中国长城资产管理公司转让公司全部股权的议案》、《放弃优先购买权议案》等事项。经过各方艰苦不懈的努力,使涉及重组的债务问题全部解决,与原新疆金融租赁有限公司原有的20家股东全部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同意转让的股份占全部股份的100%。

长城公司注入的5.19亿现金,在兑付了债权人债务花了3亿多,加上新疆租赁原有净资产,形成了新的长城金融租赁公司的资本金。截至2月底,长城金融租赁每股净资产约为1.06元,其总股本仍为5.19亿元。

但随着原新疆租赁坏账处置的进展,长城金融租赁仍需要不断计提坏账准备,其净资产仍有缩水可能。

长城转型平台

贺晓初表示,在股本重组和债务重组完成之后,接下来将进行业务重组。他表示,新疆租赁的辉煌已经完全成为过去,在德隆进入以及被托管的数年间,新疆租赁都几乎没有开展业务,客户、人员、市场都严重流失,长城金融租赁基本上是从零开始。

而在拓展业务之外,目前长城金融租赁有相当一部分精力还需要放在原新疆租赁坏账的清理上。贺晓初介绍,现在全公司共55个人,负责清收的就有10人。

2008年正是长城资产管理公司商业化转型的关键一年,长城金融租赁作为长城公司第一个金融意义上的平台,无疑将要在长城公司的转型中发挥重要作用。

目前长城公司的资源分布不平衡,有一部分办事处由于没有资产包,正处于开拓新业务的过渡时期。长城公司一位人士表示,目前总公司对长城金融租赁的要求是要带动资源匮乏的办事处。为此,长城公司在3月份举办了一期金融租赁业务培训班,为金融租赁业务的拓展做好了知识和人才准备。

    目前长城公司在长城金融租赁中占股100%,长城公司承诺要逐步完善公司治理结构,改变一股独大的局面。贺晓初表示,目前增资扩股已经摆上了议事日程。